中原廉吏 |释之为廷尉 天下无冤民
来源:方城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28 16:03:18
  古老的南阳盆地,有一座古老的堵阳城。汲山川之灵气,吮潘河和三里河的河水长大,堵阳城出了一位翩翩少年郎,他就是后来名扬中华的汉代廷尉张释之。《方城县志》曾有诗云:“揖客将军系重轻,况于结袜向王生。堵阳城郭今何在,留得当年廷尉名。”
  
  张释之,字季,汉族,堵阳(今河南南阳方城)人,西汉法学家,法官。曾任汉文帝时的廷尉,以执法公正不阿闻名。当皇帝的诏令与法律发生抵触时,仍能执意守法,坚持依法量刑,规范有序,避免轻罪重判或重罪轻判。特别是对普通百姓这一弱势群体不加重治罪,他为官清正,执法如山,使法律判决尽可能符合客观情况、规范有序。同时在维护法律公正方面,张释之更是刚正不阿,置生死于不顾,多次与汉文帝发生冲突。世代传有这样的佳话:“释之为廷尉,天下无冤民。”
  
  张释之任谒者仆射时,跟随汉文帝登临上林苑观虎,文帝就虎圈所养动物提了十几个问题,上林尉环顾左右,不能回答。看管虎圈的啬夫从旁代上林尉回答这些问题,答得极为周全,想借此彰显自己熟知业务、有问必答。汉文帝认为做官就应该这样,上林尉不合格,下诏命令张释之任命啬夫顶替上林尉。
  
  张释之不赞同汉文帝的做法,就问汉文帝如何看待绛侯周勃和东阳侯张相如,汉文帝回答说是年高德劭的长者。张释之就说:“周勃和张相如能被称为长者,但二人都不善于言谈,现在这样做,难道让人们效法伶牙俐齿的啬夫吗?”随后,张释之援引历史,以秦朝重用徒具文笔、毫无恻隐之心的文书官吏,终致亡国为例,建议文帝不要因为啬夫伶牙俐齿就越级提拔,以免上行下效,树立不正之风。汉文帝采纳了张释之的建议,没有提拔啬夫。
  
  张释之升任职中郎将时,跟随汉文帝和慎夫人到了霸陵。汉文帝登临霸陵,向北眺望,指着通往新丰的道路对慎夫人说:“这就是通往邯郸的道路啊。”接着,汉文帝让慎夫人弹瑟,自己合着瑟的曲调而唱,心里很凄惨悲伤,回过头来对群臣说:“用北山的石头做椁,缝隙用切碎的苎麻丝絮堵住,再用漆粘涂在上面,难道还能打开吗?”群臣认为这个办法很好,都随声附和。
  
  张释之向前进言说:“如果里面有能引起人们贪欲的东西,即使封铸南山做棺椁,也会有缝隙;如果里面没有引发人们贪欲的东西,即使没有石椁,又哪里用得着忧虑呢!”文帝称赞张释之的说法,后来任命他做了廷尉。
  
  张释之任职廷尉时,有人偷窃了汉高祖庙里的玉环,被卫士抓获,汉文帝十分恼怒,责令廷尉张释之严惩盗犯。张释之依照相关法律,奏请文帝判处斩首。汉文帝大怒,认为应当诛其九族。张释之据法以争,说:“依照法律,斩首已是最高处罚了。盗窃宗庙器物就诛灭全族,如果以后有人偷挖长陵上的一抔土,又该如何处罚?”汉文帝和薄太后商议良久,批准了张释之的判决。中尉条侯周亚夫和梁相山都侯王恬开看到张释之议论公正,甚为赞叹,就同他结为亲密朋友。张释之由此受到天下人的称颂。
  
  张释之在职权范围之内,严格照章办事,在侵犯皇室特权的冲突中,毫无惧色,绝不妥协,坚持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”,不畏权贵,执法如山,公平正义,体现出了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的雏型。执法以法律为准绳,而不依君主旨意行事,这在封建社会的专制体制下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
  
  直到今天,公平公正执法是仍是法律的生命所在,更是每个纪检监察干部执纪办案的基本准则。愿我们每个纪检监察干部都能为官清正,执法如山,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。(方城县纪委监委 陈伟 朱镕升)